台灣文學研究在美國

應鳳凰

 

歷史回顧

由於台灣特殊的歷史背景﹐造成美國漢學界的台灣文學研究﹐起步要比台灣本身還早的反常狀況。當然﹐二十年以前﹐美國漢學界也和台灣本地一樣﹐『中國文學』與『台灣文學』並沒有區別。國際冷戰結構﹐使得『中美建交』以前的七十年代美國與中共在政治經濟上互不往來﹐美國大學生學中文都往台灣去﹔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中國現代文學』的夏志清教授﹐例如他寫的中國現代小說史﹐意識形態明顯反共﹐是中文系師生盡知的。

這個時期﹐在美國各大學東亞系教書﹐特別是教『現代文學』的學者﹐在台灣文學研究領域的開拓上﹐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他們或為編教材而出版文學選集﹐或為了提供學生材料而英譯文學作品﹐把台灣作家及作品介紹進美國漢學圈﹐如劉紹銘、葛浩文等學者的努力﹐使得『台灣文學』作為一個研究項目的環境逐漸形成。

(一)劉紹銘與台灣文學選集

七十及八十年代﹐在選集的出版方面﹐最有貢獻的當推在威斯康辛大學執教的劉紹銘教授。在美國學術界第一本以台灣文學為名的選集﹐誕生於一九七六年﹐書名﹕Chinese Story from Taiwan: 一九六○-一九七○《六十年代台灣小說選》﹐特別是能在人文鼎盛的哥倫比亞大學出版部正式出版。主編者劉紹銘教授雖是廣東人﹐但台大外文系出身﹐本人又是當時白先勇《現代文學》時期的成員之一﹐對台灣當代小說可說駕輕就熟﹐無怪乎這本書有半數以上作家﹐都是現文時期的活躍分子﹐如陳若曦、白先勇、王文興、王禎和、黃春明、陳映真、七等生、張系國。事實上﹐這批人日後在小說上的成就﹐也證明劉紹銘眼光的高明準確﹐而他選入的〈嫁妝一牛車〉、〈看海的日子〉、〈我愛黑眼珠〉、〈冬夜〉等﹐至今都已是台灣小說的經典作品。

一九八三年﹐劉紹銘再接再勵﹐編選另一本範圍更擴及台灣日據時代的文學選集﹐從戰前到戰後﹕這本橫跨六十年的台灣小說﹐書名叫《The Unbroken Chain--An Anthology of Taiwan Fiction Since 1926》﹐(他自己翻譯成《香火相傳》)收入的作品﹐從賴和的〈一桿秤仔〉﹐吳濁流的〈先生媽〉﹐一直到張大春的〈雞翎圖〉。王德威教授說得好﹕這是一本『極富文學意味的選集』。因為在此以前﹐總把一九四九年當作文學史上最重要的年份﹐似乎是國民黨搬遷到了台灣以後﹐台灣才開始有文學。而自此以後﹐台灣文學史至少『加長』了五十年﹐一九四五年代替了一九四九年﹐成為更重要的轉折年份﹐是它才分割了戰前與戰後﹐殖民前與殖民後--美國這個時候不過一九八三年﹐距離一九七九年李南衡在台灣主編的《日據下台灣新文學》五卷﹐葉石濤、鐘肇政合編的遠景版《光復前台灣文學全集》八卷﹐只有短短四年的時間。

(二)葛浩文與英譯台灣小說

二十年來﹐對美國漢學界最有貢獻﹐翻譯最多台灣當代文學作品的刊物﹐當推殷張蘭熙女士創辦﹐如今由齊邦媛教授主編的《中國筆會》The Chinese PEN季刊﹕至今已出滿百期﹐英譯佳作無數。近年香港中文大學的《譯叢》也加入相同行列。至於個別學者從事英譯工作﹐當屬葛浩文最有成績。

葛浩文教授曾經『留學台灣』﹐不只說一口流利的中文﹐更具備一枝翻譯中文小說的快筆。他最早﹐也最『轟動』的小說譯本﹐是出版於一九七八的英譯《尹縣長》。這本書可能是第一本在美國文化圈備受矚目﹐出自台灣小說家的作品。當時一些大有影響力的刊物如《紐約時報》、《時代雜誌》都刊了書評﹐不管評好平壞﹐總是書評如潮。如果我們注意它在美國出版的年份﹐英文書名且有標榜『中國文化大革命小說集』﹐就會明白--多半是門戶緊關的中國『文革』內幕﹐以及這本『第一手』深入的資料大大引起美國人的好奇與興趣。無論如何﹐《尹縣長》的確風雲際會﹐原作者陳若曦女士既不折不扣出身台灣﹐透過的形式又是短篇小說﹐能吸引讀者大眾的眼光﹐當然有助於增進美國人對台灣文學研究的興趣。葛浩文及時的精彩英譯亦功不可沒。

同一家出版社﹐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出版部﹐一九八○年再推出葛教授英譯黃春明小說集《溺死一隻老貓》﹕The Drowning of an Old Cat and Other Stories﹐這一次的小說背景與人物﹐不再是中國大陸﹐而是轉型中的台灣﹐以及在工業化過程中掙扎的鄉土小人物。鄉土文學論戰之後﹐黃春明已是最有代表性的鄉土文學作家﹐然而若沒有很好的譯筆﹐以及對台灣本土文化及口語的深入了解﹐要翻譯黃春明小說是很大的挑戰。葛教授不但一一克服翻譯上的難關﹐設法讓西方人理解台灣獨特的環境與風格﹐還要透過情節與人物的細微處﹐傳達鄉村小百姓在進入工業社會的辛酸無奈﹐以及從社會最底層努力往上爬的艱苦﹐如〈兒子的大玩偶〉裡Sandwichman﹐〈鑼〉裡的Kam Kim-ah 〈憨欽仔〉﹐譯筆及功夫在在令人嘆服。

在八十年代中期﹐葛教授另譯完兩本台灣文學界叫好又叫座的小說『名』著﹐即一九八六年初版了與Ellen Yeung合譯的李昂《殺夫》﹐譯名﹕The Butcher's Wife﹐以及白先勇的長篇《孽子》﹐英文書名﹕Crystal Boys﹐單看這兩本書名的翻譯﹐就見出譯者的巧思。前者從『夫』變成『婦』(小說本來就以女性為主角)。後者能把難譯的『孽子』兩個字﹐不多不少同樣譯成兩個英文字﹐而翻譯之後的新詞﹐就英語世界來說﹐反更鮮明的緊扣主題。boy一字既貼近原文的『子』﹐又造成字面上的玲瓏剔透﹐尤其傳神。

(三)德州及科大兩次台灣小說研討會

台灣『鄉土文學論戰』才開始沒多久的一九七九年初﹐遠在美國南部的德州大學奧斯丁校區﹐就在這年的二月二十三、二十四兩日﹐召開了以『台灣當代小說』為主題的大型學術研討會。這次研討會可說是第一次聚集了散佈在美國各州約二十位漢學學者﹐多半是大學教授共同研討﹐會後各家論文也結集成書出版。這次研討會是那個年代漢學界的盛事之一﹐發表論文的學者與作家﹐包括來自加州的白芝﹐葛浩文教授(論黃春明)﹐其他地區還有夏志清、李歐梵、張系國、水晶(論王禎和)、劉紹銘(論張系國)、楊牧(論七等生)等教授﹐以及已定居德州的作家歐陽子等。

主辦人Dr. Faurot在致開幕辭的時候﹐談到召開研討會的原因之一是﹕台灣小說『充滿活力﹐多采多姿﹐豐富多元』So full of vitality, so colorful, so rich and varied。白芝教授(柏克萊大學)則認為『這次會議的成功﹐是推動中國文學研究向前很重要的一步』。當時台北的副刊﹐兩大報尚在激烈的競爭下﹐擁有龐大的讀者群﹐聯合副刊便在同年三月作了連續幾天大幅的越洋報導。會後的十二篇論文出版成第一本英文的台灣小說評論集﹕《Chinese Fiction From Taiwan Critical Perspective》﹐由這次主辦會議的東亞系主持人傅靜宜Jannet Faurot主編﹐除了編者序言﹐還有夏志清教授的閉幕辭。

十二年之後﹐一九九一年十一月由劉紹銘、鄭樹森及葛浩文等教授﹐在科羅拉多大學發起另一場當代文學研討會。此時的討論對象﹐已由黃春明、陳映真等換成另一批如朱天文、張大春等新世代的台灣小說作家。會後的論文﹐收集在葛浩文主持的《中國現代文學》半年刊上﹐一九九二年合刊號﹐封面即題為〈當代台灣小說專號〉。

從七十年代初步入八十年代末﹐台灣文學研究的質與量不斷提高﹐這不足從研討會上發表的論文﹐更從學術圈出版的研究專書﹐及各大學博士論文數量的不斷增加上﹐逐漸顯現出來。

研究專書

(一)張誦聖的『現代派小說』與奚密的『現代詩』研究

一九九三年出版的《Modernism and the Nativist Resistance》﹐作者張誦聖﹐目前執教於德州大學。本書由Duke〈杜克大學〉出版社印行﹐是英文世界第一本研究台灣現代派小說的學術專書。本書的特點﹐出類除了追溯台灣『現代派』與西方現代主義思潮的關係﹐包括中國古典與五四自由主義思想的源頭﹐更分析巔峰期小說作品如《家變》、《台北人》等﹐如何從西方理論技巧加以挪用轉化﹐及其文本、文化批評策略。書中不只突出現代派的高度藝術成就﹐並認為現代主義在當代作家之間所激發的新動力﹐所產生的文化效應﹐正是此一運動最大意義所在。

本書出版已經五年﹐可惜至今還沒有中文譯本。也許有人認為在台灣文學本土論聲音高過一切的九十年代末﹐再來鼓吹出版一本專論六七十年代現代主義文學﹐是太過時了。其實不然﹐個人倒覺得﹐在台灣文學領域的研究者越來越多的今天﹐從方法論上看﹐這本書正好提供一個非常好的『影響研究』典範﹐從思潮的追溯到作品的分析﹐結構勻稱﹐是一本頭尾完整的『文學流派史』﹐足供未來有志來台灣研究或寫文學史者借鏡。

現代詩英譯選集的出版﹐要比小說集更早﹐數量也更多﹐但現代詩的研究專書卻極少﹕一九九一年有耶魯大學出版的《Modern Chinese Poetry: Theory and Practice since 1971》是這方面難得的成果。作者奚密﹐目前任教加州大學。這應是第一部有系統的探討現代詩本質的理論著作﹔作者從中國現代詩的意象運用﹕譬喻手法、各種新形式的實驗﹐及一九一七年以來本身特殊的歷史流變﹐企圖釐清『現代詩』與中國傳統詩﹐以及與西方現代詩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並把中國現代詩之所以為『中國現代詩』的特色及特性獨立起來。新詩的翻譯本身就很難﹐要進一步探究其理論與歷史猶難。本書專注於現代詩理論的建立﹐不管一九四九年之前與之後中國政治亂象﹐逕把五四以來海峽兩邊的現代詩集中到共同的主題之下分析探討﹐很得到學界的好評。

(二)歐洲地區與馬漢茂的貢獻

從八十年代起﹐德國的馬漢茂教授就很勤於跑日本、台灣等亞洲各地。他擔任西德魯爾大學東亞系系主任有年﹐主持不少研究計劃及德譯英譯台灣文學作品。在他主編該校的德文學術叢書中﹐一九七八年就曾推出《台灣文學裡的摩登時代--論一九六七到一九七七年間黃春明的小說》﹐以及《台灣作家陳映真的剖析--附中篇小說《雲》之德譯》。該校研究生﹐就整個歐洲來說﹐是最多致力與台灣研究的。這批書還包括一本《文化批評在台灣--論柏楊》﹐隔年(一九八八)又推出《中國當代文學在台灣--析女作家李昂至一九八四的小說及反應》﹔一九八九年出版《台灣作家楊青矗至一九七五年的小說》。光看這些書名﹐回頭再看台灣本地在八十年代末的文學界﹐可能自己的學術圈還遠出不到這麼齊全的『台灣小說家研究系列』。

至於其主持的文學作品翻譯尤其無法細列。比較可提的是《亞西亞的孤兒》﹐以及一九九六年剛出版的選輯﹐一九三四至一九七七年的台灣鄉土小說﹐書名《牛車》﹕這本書在德出版的英譯本﹕《Nativist Stories from Taiwan, 1934--1977》收入呂赫若、楊逵、葉石濤、王禎和、黃春和、王拓、曾心儀等各家短篇小說。至於馬漢茂教授自己多年來研究台灣文學的論文集也在一九九六年出版﹐德文書名﹕《Taiwanesische Literature--Postkoloniale Auswege》﹐可翻成《台灣文學--後殖民的出路》。

歐洲地區的大學亦如美國﹐東亞系的現代文學研究多半偏向中國大陸作家與作品。我手上的資料並不完整﹐只知道劍橋大學博士生Lin Pei-Yin正研究小說家賴和﹔荷蘭賴頓的Lloyd Haft教授曾翻譯及發表了一系列討論周夢蝶詩作的文章。

相對於馬漢茂教授在魯爾大學﹐在美國也有杜國清教授在加州聖塔巴巴拉分校﹐自一九九七年開始的一個『台灣文學英譯叢刊』。本計劃由文建會贊助經費﹐每年兩期叢書側重台灣本土作家與觀點。在『促進國際間對台灣文學發展……的認識﹐進而加強台灣文學研究』的目標之下﹐該刊已出二期﹐選擇了鄭清文、呂赫若、龍英宗的小說﹐以及林瑞明、李喬、陳明台的及幾位日本學者的文學評論。這個英譯叢刊若能長久持續下去﹐將有助于國際視野的開拓。

(三)博士論文

關於台灣文學研究﹐對台灣學術界最有意義的﹐當時介紹這些年海外博士論文及其發展情況﹐尤其研究台灣本土文學這兩年已經越來越蓬勃。然而這裡限于篇幅﹐只能略舉九十年代較近的論文﹐簡介其發展趨勢。至于進一步詳細的論文篇名及內容﹐請參考筆者看於《台灣文學研究通訊--水筆仔》第三期(一九九七年九月)的〈美國近年台灣文學相關博士論文簡介〉。

在美國以『台灣當代文學』為論文題目而取得博士學位的歷史﹐要比台灣本土早了十幾年﹐威斯康辛大學的白珍女士﹐即以《台灣新文學運動之發展﹕一九二○-一九三七》﹔張誦聖女士在德州(奧斯丁)大學﹐以《王文興小說《家變》之研究》﹐分別取得博士學位。

台灣本土大概遲至一九九三年﹐才開始有師範大學許俊雅博士以《日據時代台灣小說研究》第一個以台灣當代文學取得學位。回頭看美國漢學界在九十年代的研究已經發展到什麼狀況。光一九九三年這一年﹐就有兩部涉及台灣文學中的『國家主義』及『殖民主義』的論文一個涉及日據時代(包括皇民文學)﹐一個研究台灣的四十及五十年代文學﹐前者出自柏克萊大學的Fix, Douglas Lane﹐後者出自康乃爾大學的Lupke, Christapher﹐兩位作者都是美國人。另兩部專注於近年台灣的戲劇﹐一部是華盛頓大學﹐楊牧教授指導的關於《台灣小劇場運動》﹐另一部探討劇作家黃美序三個劇本中所受的禪宗影響。更有一部﹐也是華大出品﹕《洛夫與台灣現代詩》。

以上只是一九九三年一年之間的博士論文。

早期博士論文的對象﹐可以配合本文歷史問題回顧的情況﹐以研究台灣的現代小說最多。例如八十年代中期的論文﹐有單研究王文興或歐陽子作品﹐也有討論台灣鄉土文學論戰及台灣鄉土小說﹐如一九八六年林茂松(德州大學)﹐及一九九一年的陳愛麗(俄亥俄大學)。另外﹐例如一九八三年﹐德大簡愛珍作的是台灣作家的『流放主題』Exile Motif集中討論詩人余光中、葉維廉﹐小說家白先勇、張系國、陳若曦相同主題的作品。

到九十年代以後﹐內容越來越多元化﹐可能唸人文學科的台灣留學生增加﹐或外國人對台灣文學的興趣跟ぴ增高-除了好幾部探討台灣新電影的論文﹐(以研究侯孝賢、楊德昌最多)﹐更令人注目的士關於女性主義文學的研究。如一九九四年威斯康辛大學樊明珠的《愛情觀念之變遷--台灣女性作家小說研究》﹐及一九九五年羅挈斯特大學江淑珍(譯音)的《台灣女性主義文學》。後者除了運用西方理論來探索台灣女性書寫背後的文化政治意圖﹐更舉實例﹐先討論張愛玲及其對台灣文壇的影響﹐再分析後輩如袁瓊瓊、廖輝英、李昂、朱天文等女作家的作品。

文學中的政治議題也是這兩年比較熱門的題目。特別精彩的是﹐例如﹐一九九六年普林斯頓大學Yip, Jun Chun的博士論文《殖民主義及其相關論述》﹐探討當代文學及電影中的『國家』論述。特別是舉鄉土文學中黃春明的小說及新電影浪潮侯孝賢的作品為例﹐分析他們如何運用Nation的概念﹐如方言的採用﹐對過去歷史的詮釋﹐來建構台灣獨特的文化認同。這部厚達四百餘頁的論文﹐詳論西方後殖民主義、國族主義及第三世界文化論述﹐融會貫通﹐很值得台灣的研究生﹐特別是對西方文化批評有興趣的讀者借鏡。

最新一部的同類論文今年亦即將誕生。德州大學東亞系麥查理的博士生論文討論『台灣文學』一詞的建構過程﹕他詳細介紹從葉石濤到李喬、宋澤萊、陳映真、陳芳名以降的批評家對『台灣意識』的論爭﹐並將這些人提出的批評觀點﹐運用到台灣小說的演進過程。他寫這篇論文時﹐光細細消化這十餘年間大批的論戰文章﹐弄清楚批評家的不同政治態度、統獨之爭、省籍之別﹐真是難為了這位既不住在台灣﹐母語且是英文的美國人。他專業寫這部書沒有任何兼差已經兩年﹔從這個小例子﹐來看美國學界對台灣文學的研究情況﹐真是再具體也沒有了。

美國的台灣文化研究﹐從國內觀點看﹐也許有人認為隔了一層語言﹐有隔了一大斷距離﹐成果是否要打折﹔然而這個缺點也可以是另一種優點--隔了段距離﹐甚至外國人﹐可免去意識形態的糾纏﹐也可以不象中國大陸的研究者﹐老是掛ぴ濃厚的統戰心態。另一個優點是具備堅實的西方理論基礎。當然﹐這兩年西方新理論一陣接一陣的流行﹐多少研究生只是生吞活剝﹐不管在「台灣文學」身上合不合身就隨便套用。總的說﹐至少西方這些論文的結構及寫作方法是值得台灣參考的。

 

 

台灣文學研究在美國

應鳳凰

德州大學東亞系博士班

 

●  範圍與對象

為了討論的方便﹐本文不只把討論對象的地理範圍限定在美國(不包括歐洲或加拿大)﹐也把研究活動及其出版品所使用的文字工具﹐限定在英文。如此一來﹐除了談到台灣文學的英譯作品部分﹐可能有港台出版的英文書或雜誌來到美國流通以外﹐本文只涉及美國本地的英文出版品及美國各大學發表的學位論文。因而﹐在美國教書的學者用中文些的論文寄到台灣出版或發表﹐便不在本文討論的範圍之內。同樣的原則﹐旅美台灣人組成的文學研究團體﹐用中文發表的文章﹐也不在本文之範圍。好在這些中文資料﹐多半已在台灣出版成書1﹐容易查找。

本文所以局限這樣的範圍﹐主要是把閱讀的對象﹐設定在美國以外地區的台灣文學研究者﹐特別是目前在台灣數量日漸擴增的台灣文學研究生。一來他們掌握英文研究資料也許不那麼方便﹐二來也沒有時間閱讀許多論文。本文除了作為『橋樑』的功能﹐希望借此溝通英文與中文研究環境之間免不了的資訊隔閡﹐更重要的目的﹐是回顧或總結近三十年來﹐美國一地的台灣文學研究成果﹕但願台灣本地的研究者﹐不只在研究方法上可加借鏡參考﹐也因為美國的台灣文學研究﹐起步得比其他地區都早﹐應在它目前已有的基礎上﹐往前推進或往上加高一層﹐才不致浪費這麼好的研究基礎與難得的研究能源。

● 第一期﹕七十年代

□小說部分□

眾所週知﹐美國的台灣文學研究﹐早期一直是附屬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範之下﹐一直要到七十年代中期以後﹐才漸漸有他比較獨立的個性。例如1976就是這個領域堶得一提的一年﹐這一年﹐在美國出版的第一本台灣當代小說選集﹐書名﹕Chinese Story From Taiwan: 1960~1970〔六十年代台灣小說選〕﹐由執東亞研究教學牛耳的哥倫比亞大學出版部正式出版。作為一個研究科目﹐1976可說是他開始踏上自己航程﹐逐漸起步的一年。就海外整個的台灣文學研究領域來看﹐它比日本研究文社出版﹐松永正義譯﹐最早的《台灣現代小說選》(1985年出版)還早誕生了八年。

如果要問﹐為什么在這時候﹐可以在美國學術圈﹐出版這樣一本當代台灣小說選集﹐就其社會背景看﹐主要原因可能是﹐七十年代以前﹐中國大陸與美國的關係一直很差﹐冷戰結構下﹐雙方可以說互不來往。加上大陸自建國到文革期間﹐文學作品也乏善可陳。美國學生要學中文的話﹐都只有往台灣去。另外﹐這本書的主編劉紹銘﹐當然更是一大功臣﹐他雖是廣東人﹐但台大外文系出身﹐本人又是當時白先勇《現代文學》時期的成員之一﹐對台灣當代小說可說架輕就熟﹐無怪乎這本書有半數以上作家﹐都是現文時期的活躍份子﹐如陳若曦、白先勇、王文興、王禎和、黃春明、陳映真、七等生、張系國。事實上﹐這批人日後在小說上的成就﹐也證明劉紹銘眼光的高明準確﹐而他選入的〈嫁妝一牛車〉〈看海的日子〉〈我愛黑眼珠〉〈冬夜〉等﹐至今都已是台灣小說的經典作品。為這本書寫序的夏志清教授提到﹐他在1971年為哥大出版部所編的《二十世紀中國小說》2堶情M其中就有三位台灣小說家(全書八家)﹐不想短短五年之後﹐美國讀者就有機會讀到全本都是台灣小說家的選集﹐這似是意料之外﹐其實也是意料之內﹐應與當時整個大環境有密切關係。當然﹐美國讀者也並不是光靠這本選集來認識台灣小說﹐台灣『國立編譯館』在早一年的1975年﹐已經推出齊邦媛等編的英譯《現代文學選集》An Anthology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ture﹐上下二冊﹐外銷供美國人閱讀。

七十年代末另一件可記之事﹐是1978年陳若曦小說集《尹縣長》的英譯本的出版。該書由葛浩文英譯﹐印第安納大學出版﹐英文書名為﹕The Execution of Mayor Yin and Other Stories from the Great Proletarian Cultural Revolution﹐引起當時美國讀者界相當的注意﹐不管評好評壞﹐總是書評如潮﹐一些大有影響力的刊物如紐約時報﹐時代雜誌刊登了書評。不過﹐只要看書名就知道﹐與其說陳若曦是以一位台灣作家備受矚目﹐不如說﹐是這本書的內容﹐特別是中國大陸文革的內幕﹐引起美國人的好奇。在中國門戶尚未對外開放﹐內部狀況諱莫如深的時候﹐陳若曦的小說﹐適時以親身經歷中國文革的第一手資料﹐很快在美國翻譯出版﹐難怪轟動一時。想來隔年(1979)日本朝日新聞社出版的日譯本(竹內士譯)﹐也基於同樣的理由﹐所以日譯本的書名是﹕『北京的獨行者』(北京ソチシベ者)。無論如何﹐陳若曦不折不扣出身台灣﹐透過的形式又是短篇小說﹐既能吸引讀者大眾的眼光﹐當然有助于增進美國人對台灣文學研究的興趣。

□現代詩部分□

台灣現代詩選英譯本的出版﹐要比小說選又更早了。葉維廉編選並翻譯的《中華民國現代詩人二十家》(Modern Chinese Poetry--20 poets from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66-1965)早在1970年就由愛荷華大學出版部印行。兩年後﹐加州大學出版部也在1972年推出 Angela Jung Palandri 編譯的《台灣詩選》(Modern Verse from Taiwan)﹐一樣選擇了20家詩人的作品。雖然其中有12位詩人在兩部詩選中重複出現﹐被選出的詩作倒不見得相同。這12家詩人是﹕鄭愁予、紀弦、覃子豪、周夢蝶、敻虹、洛夫、羅門、白萩、啞﹖弦、葉珊、葉維廉、余光中。

然而現代詩雖翻譯得早﹐後續的出版與研究卻不如小說多﹐在美國從事現代詩研究的學者尤其少。呂正惠的論文(現代主義在台灣)堙M曾比較台灣『現代詩』與『現代小說』的總體優劣﹐作者在斷言前者成續不如後者時﹐提出的理由是﹕『台灣的現代小說非常『不象』西方現代小說﹐但台灣的現代詩有相當一部分卻『好像』西方現代詩的拙劣的翻譯。』3-這當然是很極端的評語﹐至少上述兩位譯者以及詩人本身是不會同意的。不過﹐對這些當年標榜向西方徹底做『橫的移植』的現代詩﹐它們一旦翻譯回英文之後﹐使我們忍不住對西方讀者閱讀的感受覺得好奇﹕會不會讀起來『不像』翻譯﹐倒像是原就用英文寫的﹖

● 第二期﹕八十年代初

八十年代初﹐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台灣文學研究狀況﹐其一是美國大學校際間﹐即漢學界學術圈內的活動﹐如第一次台灣文學學術研討會的召開﹐一級陸續出現至少四中與台灣文學相關的博士論文。另一方面﹐則為在美國讀者界出版的單行本圖書﹐如(1)黃春明、白先勇小說集的英譯本(2)上述學術會議論文集(3)另一本溯及日據時代台灣小說選集之出版。分述如下﹕

□海外第一次台灣小說學術研討會□

1979年初﹐台灣本地熱鬧的鄉土文學論戰遠還沒完全消退-1977年8月才陸續出現論戰的文章﹐中壢事件是1977年11月。1979年起正式與美國建交的中國大陸﹐也是到這一年才開始引介和轉載台灣文學作品。而遠在美國南部的德州大學奧斯丁校區﹐卻在這年的2月23-23兩日﹐召開了以『台灣當代小說』為主題的大型學術研討會。這次研討會可說是第一次聚集了散佈在美國各州約二十位漢學學者﹐多半是大學教授﹐同室研討﹐會後各家論文﹐也結集成書出版。這次研討會是那個年代漢學界的盛事之一﹐發表論文的學者與作家﹐包括來自加州的白芝﹐葛浩文教授(論黃春明)﹐其他地區還有夏志清、李歐梵、張系國、水晶(論王禎和)、劉紹銘(論張系國)、楊牧(論七等生)等教授﹐以及已定居德州的作家歐陽子等。

主辦人Dr. Faurot在致開幕辭的時候﹐談到召開研討會的原因之一是﹕台灣小說『充滿活力﹐多采多姿﹐豐富多元』So full of vitality, so colorful, so rich and varied。白芝教授(柏克萊大學)則認為『這次會議的成功﹐是推動中國文學研究向前很重要的一步』4。當時台北的副刊﹐兩大報尚在激烈的競爭下﹐還擁有龐大的讀者群﹐聯合副刊便在同年3月作了連續幾天大幅的越洋報導。

□四本與台灣文學相關的博士論文□

說來是相當諷刺的現象﹐樣樣領域都邁向多元化的八十年代台灣﹐自己本身卻完全沒有『台灣文學』的學術圈和研究領域﹐反而必須在美國﹐才可能有以『台灣文學』為論文題目﹐拿到博士學位。正如林瑞明的論文所說﹐『台灣完全不重視本土教育』5﹐此處又是一個證明。台灣本土是在1993年才有師範大學中文系許俊雅﹐以《日據時期台灣小說研究》取得博士學位﹐『是第一本有關台灣新文學研究的博士論文』6。無巧不巧﹐在美國第一本台灣文學博士論文﹐也幾乎是同樣的題目﹐只不過在時間上﹐要比許俊雅的早了十二年。這本由劉紹銘指導﹐用英文完成的The Evolution of the Taiwanese New Literature Movement from 1920 to 1937 (台灣新文學運動之發展﹕1920至1937)﹐作者白珍(Yang, Jane Parish) 是在1981年﹐以這本論文從威斯康辛大學取得她的博士學位。

其他三本論文﹐不但完成的時間差不多都集中在1982年﹐學校也都集中在同一家上述剛開過研討會的得州大學。依時間序﹐是張誦聖的 A Study of "Chia Pien": A Contemporary Chinese Novel From Taiwan(家變研究)﹐以及簡政珍的 The Exile Motif in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 in Taiwan﹔前者深入研討王文興的《家變》﹐並對照興起於西方的現代主義文學理論﹔後者的焦點在 Exile Motif﹐集中討論了余光中、葉維廉、白先勇、張系國、陳若曦等五家作品堛漪y放主題﹐以上兩本都是比較文學系的博士論文。第三本的作者是 Lindfors, Sally Ann﹐論文題目 An Analysis of the Short Storiess of Ouyang Tze﹐詳細分析女作家歐陽子的短篇小說。

相對於現代主義﹐也有一部分小說注意到台灣鄉土小說的認同問題。Robert E Hegel 發表的〈台灣小說中認同之追尋〉(The Search for Identity in Fiction from Taiwan)7﹐從王禎和、黃春明的小說﹐如『嫁妝一牛車』、『看海的日子』﹐尋溯各自的認同取向﹐並將其放在五四文學傳統的脈絡中觀察。

□葛浩文、劉紹銘與其他出版品□

葛浩文繼翻譯陳若曦小說之後﹐同一家出版社1980年再推出英譯黃春明小說集《溺死一隻老貓》The Drowning of an Old Cat and Other Stories。這一次的小說背景與人物﹐不再是中國大陸﹐而是轉型中的台灣﹐以及在工業化過程中掙扎的鄉土小人物。鄉土文學論戰之後﹐黃春明已是最有代表性的鄉土文學作家﹐然而若沒有很好的譯筆﹐以及對台灣本土文化及口語的深入了解﹐要翻譯黃春明小說是很大的挑戰。留學過台灣﹐在美執教中國現代文學多年的葛浩文教授不但一一克服翻譯上的難關﹐設法讓西方人理解台灣獨特的環境與風格﹐還要透過情節與人物的細微處﹐傳達鄉村小百姓在進入工業社會的辛酸無奈﹐以及從社會最底層努力往上爬的艱苦﹐如『兒子的大玩偶』堛搴andwichman﹐『鑼』裡的Kam Kim-ah 〈憨欽仔〉﹐譯筆功力深厚﹐贏得不少贊譽。

白先勇的《台北人》英文版取名『遊園驚夢』﹕Wandering in the Garden, Waking from a Dream--Tales of Taipei Characters﹐也在1982年﹐也是由印第安納大學出版。編者喬治高(George Kao﹐或高克毅)在書序中也提到這本書英譯的困難﹐特別是白先勇高度的文字藝術與敘事的細緻功夫。按照『台北人』的書名字﹐一般人會以為小說的時空背景在台灣﹐其實不然--這些主角只是一群『在台北的大陸人』﹐他們最好的記憶在大陸﹐故事發生的高潮也在大陸。正如高序所說的﹐陳若曦小說背景是中國文革十年﹐白先勇的《台北人》則填補、接上了前面一段不安定的中國歷史8。

另外﹐上述得州大學小說研討會中發表的十二篇論文﹐也在一年之後出版成書﹐《台灣小說論集》Chinese Fiction From Taiwan--Critical Perspectives﹐由這次會議主辦人﹐也是該校東亞系主持人傅靜宜(Jannet Faurot )教授主編﹐除了編者序言﹐還有夏志清教授的閉幕辭。夏教授提到﹐早在1974年﹐他是『頭一個在美國招集學者討論台灣文學的人﹐那時在波士頓亞洲研究學會的年會中。我成立了一個小組﹐由劉紹銘、白先勇、羅體模和王靖獻主講﹐接著由茅國權論評』9。也談及他的『頭一篇介紹台灣文學的英語論文﹐特別討論了三位作家--姜貴、余光中和白先勇』﹐這些都是與本文相關﹐很好的補充材料。

最後是一本收集範圍溯及台灣記日據時代迄今的台灣文學選集﹐劉紹銘主編的 The Unbroken Chain--An Anthology of Taiwan Fiction Since 1926(香火相傳﹕1926年以後的台灣小說)。劉編的前一本選集只囊括了六十年代『十年』的作品﹐這次從賴和的〈一桿秤仔〉﹐吳濁流的〈先生媽〉﹐一直到張大春的〈雞翎圖〉﹐選文範圍橫跨戰前與戰後兩個時代約六十年﹐是一本比較上更全面的台灣文學選集。雖然他的功能﹐編者說『是為用英文來教授台灣小說的人而准備的『教師手冊』』﹐似乎當做教科書的作用更大於純文學的欣賞﹐但這卻是第一本收入台灣戰前文學作品的英譯選集﹐在美國出版於1983年﹐距離1979年李南衡主編的《日據下台灣新文學》五卷﹐與葉石濤、鐘肇政合編的遠景版《光復前台灣文學全集》八卷﹐只有短短四年的時間。王德威教授說得好﹕這是一本『極富文學意味的選集』﹔在此以前﹐總把一九四九年當作文學史上極重要的年份﹐似乎是國民黨到了台灣以後﹐台灣才開始有文學。而自此以後﹐台灣文學史至少『加長』了五十年﹐並且1945年成了台灣文學重要的轉折年代﹐是它分割了戰前與戰後﹐殖民前與殖民後﹐難怪王文稱讚本書『在反映殖民時期台灣同胞的所行所思﹐極富史料價值』10。

★ 總結第一個階段

綜合上述兩期的情況﹐可將七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初﹐歸納為台灣文學研究在美國的第一個階段﹐屬於開拓期。這個階段的特色﹐可以用『中國文學在台灣』加以概括。從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書名﹐最典型的﹐如第一本文學論評集取名Chinese Fiction from Taiwan即可看出﹐這階段的台灣文學研究﹐其角色及功能﹐偏向作為『中國文學』的代替品﹐並不是那麼突出台灣本身的文學特性。至于研究或翻譯的對象﹐除了極少數﹐也大半集中在六十及七十年代初﹐所謂『台灣現代主義文學時期』的作家及作品﹐如此『集中』的情況﹐在作為一個地區的整個文學研究來看﹐也顯得過於狹隘。這同時顯現美國的台灣文學研究與台灣本土一樣﹐也是到了七十年代末﹐才普遍意識到﹕原來台灣文學還有『日據時代』。另外﹐台灣的現代主義直接傳承自西方﹐既然與西方文化的關係那麼密切﹐自然而然成為比較熱門的研究對象。這就好像日本近年的台灣文學研究﹐大半學者在使用語文工具上﹐比之戰後方成長﹐這兩年才展開本土文學研究的台灣學者來﹐自然要熟練得多﹐也容易取得更好的成績。

 

● 第三期﹕八十年代中後期

1986年Lucien Miller在他英譯的陳映真小說集Exiles at Home書序中﹐第一句就提到八十年代美國學者的研究興趣已大半轉向中國大陸文學11。尤其中美正式建交之後﹐大陸留美主修文史的學生日漸增加﹐留下來研究某職的也不少﹐整個看來﹐美國漢學界的活動包括著作出版﹐以中國現當代文學為主流。

□英譯小說﹕集中於性別議題□

這個時期的台灣小說﹐倒是與性別議題相關的作品﹐比較上能引起美國學界的注意﹐例如個別作家方面﹐1986年﹐出了有聶華苓的《桑青與桃紅》(英譯本加了說明性的副題﹕兩個中國女人)(Mulberry and Peach: Two Women of China)﹐另有李昂的《殺夫》(The Butcher's Wife)12﹐1986年還出版了白先勇的《孽子》(Crystal Boys)。單看這兩本書名的翻譯﹐就見出譯者的工夫﹕前者從『夫』變成『婦』(小說本來就以女性為主角)﹐後者能把難譯的『孽子』兩個字﹐不多不少同樣譯成兩個英文字﹐而翻譯之後的新詞﹐就英語世界來說﹐反更鮮明的扣緊主題。boy一字既貼近原文的『子』﹐又造成字面上的玲瓏剔透﹐尤其傳神。兩本書都屬第三世界的性別議題﹐想是因此而得到英語出版業的青睞﹐從『桑』書的出版社為Women's Press﹐ 《孽子》的出版社Gay Sunshine Press多少看得出來。

另外有三本專選( 或論(女作家作品的合集﹐也都集中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出版﹐頭一本是M. E.Sharpe在1989年出的《現代中國女作家評論集》(Modern Chinese Women Writers: Critical Appraisals)﹐杜邁可主編﹐其中收有李昂的《暗夜》 及張愛玲《金鎖記》的論文。香港『譯叢』出版《香港台灣當代女作家選集》﹐以及張聖誦與Ann Carver合編的《雨後春筍﹕當代台灣女作家小說集》(Bamboo Shoots After the Rain: Contemporary Stories by Women Writers of Taiwan)13。 這本書最大的特色是囊括了台灣四十年來傑出的女性小說﹐並將之分成老、中、青三個世代。作者的分法是這樣的﹕1949年從大陸來台時已經成年的﹐屬于老一代﹐如林海音、琦君、潘人木﹔中生代則是戰後受教育﹐並在六十年代現代主義興起時﹐開始她們文學生涯的一代﹐如陳若曦、歐陽子、施叔青﹔年青一大屬戰後嬰兒潮﹐並活躍爺台灣八十年代文壇﹐如袁瓊瓊、蕭颯、蔣曉雲等。台灣這些年也出版有女作家的各類文學選集﹐但很少能像本書一樣﹐由編者加上一篇兼具評論與分析的小說史論。這篇序文除了分別介紹這三個世代女性作家的文學特色與社會角色﹐並聯結近年崛起的西方女性主義理論與台灣本身女性主義思潮的發展。有意思的結論之一﹐足供台灣文壇參考的是﹐部分年青代作家﹐在小說中展現的性別意識或女性觀點﹐其實相當保守﹐就女性意識來看﹐反不如她們的前行代。

□台灣現代詩選與評論□

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在1987年印行的《台灣現代詩選》 (The Isle Full of Noises: Modern Chinese Poetry from Taiwan)收有台灣當代詩人三十二家詩作﹐比前兩本選集更全面更完整的呈現台灣現代詩的面貌﹐編譯者Dominic Cheung的三十頁長序﹐也交代了台灣四十年詩壇詩社的變遷﹐幾次新詩論戰的內容。這個時期的選集與過去最大的不同﹐是編者已經非常清楚﹕台灣絕不能代表中國﹐他有他自己的社會困境﹐屬於自己的文學風格。

這段時期有一本現代詩論評集﹐是Julia C. Lin寫的Essays on Contemporary Chinese Poetry14﹐書分九章﹐一章一家﹐分別賞析鄭愁予、余光中、周夢蝶、羅門、蓉子、吳晟等台灣九家現代詩作品。台灣詩人多門派也多﹐只選九家難免不能面面俱到﹐像洛夫、楊牧就都未能選上。好在它本是介紹、賞析的性質﹐目的在呈現個別詩人的風貌。

比Lin更進一步深入現代詩理論與研究的是奚密的Modern Chiense Poetry: Theory and Practice Since 191715。這應是第一部有系統的探討現代詩本質的理論著作﹔作者從中國現代詩的意象運用﹕譬喻手法、各種新形式的實驗﹐及1917年以來本身特殊的歷史流變﹐企圖釐清『現代詩』與中國傳統詩﹐以及與西方現代詩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並把中國現代詩之所以為『中國現代詩』的特色及特性獨立起來。新詩的翻譯本身就很難﹐要進一步探究其理論與歷史猶難。

尤其突出的是﹐本書但求現代詩理論的建立﹐不管1949年之前與之後中國政治亂象﹐逕把五四以來海峽兩邊的現代詩都聚集到相同的主題之下探索﹐這令人不得不聯想到1986年在德國召開﹐由馬漢茂與劉紹銘等教授合辦的一次大型文學研討會﹐題為『現代文學的大同世界』(The Commonwealth of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事後證明﹐不只台灣詩壇吵吵嚷嚷﹐正如上述書名說的The Isle of Noises﹐這次邀請來到的海峽兩邊作家﹐海外評論家也紛爭吵嚷﹐弄得不歡而散。討論會後出版有論文集﹕1990年由M. E. Sharpe出版﹐葛浩文主編﹐書的副標題是Recent Chinese Writing and its Audiences﹐書名取得特別有意思﹐是為Worlds Apart『分崩的現代中國文學』--簡直也可以拿來說明這個時期在美國地區的現代文學研究景觀。

● 第四期﹕九十年代

比較起來﹐台灣文學研究成果﹐在九十年代更為可觀﹐包括學術刊物上出現的兩個台灣文學專號﹐一本探討現代派小說的研究專書﹐王文興的兩部長篇分別英譯出版﹐以及將近十部與台灣文學相關的博士論文﹐分述如下﹕

□第二次當代台灣小說研討會與台灣文學專號□

1991年11月﹐『由鄭樹森、劉紹銘、葛浩文等人在科羅拉多大學發起另一場當代文學研討會。相對於七十年代末期中德州奧斯丁的那此台灣文學會議﹐匆匆十餘年已過﹐而台灣文學環境面貌也有了驚人的改變。彼時的陳映真、黃春明、王禎和等不再橫領風騷﹐新秀如朱天文、張大春等人﹐成了檯面上的人物。台灣客觀的文學生態也有改變﹐使得女性主義小說、歷史小說、政治小說等文類受到重視』『這次會議特意針對台灣文學過去六十年的發展和貢獻予以重新平價』16﹐會議發表的論文﹐收集為葛浩文創辦主持的《中國現代文學》半年刊上一期『台灣當代小說專號』(1992年合刊)。

上述不再領風騷的名單堙M其實應把王禎和移下來。新秀則應加上李昂、平路。兩次會議都提到的小說家﹐除了王禎和之外﹐還有張系國、白先勇、七等生、王文興﹐看得出來﹐現代派小說仍然佔一半的篇幅﹐仍然『橫領風騷』。九十年代以降。明顯受到海外注意的新輩小說家應是袁瓊瓊、朱天文、李昂﹐及詩人夏宇。

□《譯叢》專號與英文《中國筆會》的貢獻□

香港中文大學的《譯叢》多年來以翻譯華文世界的當代作品為特色﹐也在1991年推出一冊台灣文學專號﹐計收入吳晟、陳冠學的六家散文﹐翻譯了陳映真(趙南棟)、張大春(四喜憂國)、黃櫻(賣家)、及鄭清文、朱天心、朱天文、袁瓊瓊、苦苓、蕭颯、楊照等12家的小說。這期除了一口氣譯出夏宇、劉克襄等15家詩人的詩作之外﹐也刊了三篇介紹台灣文壇現況與思潮﹐如『近五年現代詩發展』這類總覽式的文章。

談到台灣文學作品之英譯﹐長年來最有貢獻的英譯文學刊物﹐當推台北編輯印行的Chinese Pen。這份由張蘭熙創辦於1972年的季刊﹐迄今已二十五年歷史﹐現由齊邦媛教授接棒。百期以來﹐源源提供美國漢學界﹐各大學東亞系較新的英譯台灣當代文學作品﹐給教學或作這門研究的師生提供很大的方便。其間也出了幾種單行本文學選集﹐如1982年出的小說選《寒梅》(Winter Plum )﹐及殷本人翻譯的《當代詩選》(Summer Glory)。

但雜誌無論如何只能生產﹐刊登短篇作品。九十年代很難得的士王文興兩部長篇﹐分別英譯完成﹕1993年由康乃爾大學出版了Edward Gunn翻譯的《背海的人》﹐1995年夏威夷大學出版Susan Dolling翻譯的《家變》。這兩本書光要讀通原文的中文就很辛苦﹐更何況逐字逐句再翻成英文﹐非有很深的語言文學造詣絕難以勝任。

□1993年初版的《台灣現代主義小說》□

張誦聖的Modernism and the Nativist Resistance回顧四十年來台灣小說歷史﹐並把焦點集中於『現代主義』一派的來龍去脈﹐是第一本研究台灣當代小說流派史的英文學著作。本書的特點﹐出類除了追溯此一派與西方現代主義思潮的關係﹐包括中國古典與五四自由主義思想的源頭﹐更分析巔峰期小說作品如《孽子》、《家變》、《台北人》等﹐如何從西方理論技巧加以挪用轉化﹐及其文本、文化批評策略。書中不只突出現代派的高度藝術成就﹐並認為現代主義在當代作家之間所激發的新動力﹐所產生的文化效應﹐正是此一運動最大意義所在。

本書出版於1993年﹐可惜至今還沒有中文譯本。也許有人認為在台灣文學本土論聲音高過一切的九十年代末﹐再來鼓吹出版一本專論六七十年代現代主義文學﹐是太過時了。其實不然﹐個人倒覺得﹐在台灣文學領域的研究者越來越多的今天﹐從方法論上看﹐這本書正好提供一個非常好的『影響研究』典範﹐從思潮的追溯到作品的分析﹐結構勻稱﹐是一本頭尾完整的『文學流派史』﹐足供未來有志來台灣研究或寫文學史者借鏡。

□博士論文主題的多元化□

相對於八十年代初﹐一批博士論文四分之三都集中作現代主義作家﹐九十年代的論文主題就比較多元化。文化認同與女性主義成了最熱門的議題。有三部『台灣鄉土文學』的相關論述﹐一本專論後現代女性主義文學。現代主義文學方面﹐包括一本『洛夫與台灣現代詩』﹐一本專論現代小說的敘事結構。最後有一部不屬上述各類﹐是泛論台灣『殖民後』五十年代以降的文學發展﹐旁及張愛玲、白先勇的小說。

九十年代最先出現的﹐是華盛頓大學Chen, Li-fen在1990年完成的Ficitionality and Reality in Narrative Discourse: A reading of Four Contemporary Taiwanese Writers。本書以陳映真、七等生、王禎和、王文興的作品為例﹐分別探討四家小說敘事結構的虛構與真實。如此作之前﹐作者先回顧中國與西方不同的敘述美學傳統﹐並以這批作家所受的中國傳統影響﹐可能要大於西方的影響作為結論。同類別﹐還有一部《王文興的詩之語言》﹐是加拿大多倫多大學1995年的博士論文﹕《洛夫與台灣現代詩》﹐則為華盛頓大學1993年Balcom John Jay Stewart作品。

關於女性文學方面。1994年Wisconsin大學Fan, Ming-Ju寫的The Changing Concepts of Love: Fiction by Taiwan Women Writers﹐關注的是七十年代末至今﹐台灣女作家小說的愛情主題。隔年的1995﹐ Rochester大學Chian, Shu-chen的《台灣女性主義文學》﹐則更進一步探討台灣後現代時期的女性小說。在論及張愛玲的影響之後﹐分別檢視袁瓊瓊、廖輝英、李昂、朱天文的小說﹐探索女性書寫背後的文化政治意圖。

最後說到文化認同。1991年Ohio State陳愛麗的《台灣七十年代鄉土文學--文化認同的追尋》18﹐企圖把鄉土文學放在較大的文化背景來觀察﹐視其為第三世界文學、文化﹐受到西方(現代化)衝擊後的產物﹐文化的傳統與革新間長久之拉鋸戰。論文分上下兩部分﹐上部鄉土文學的背景及其思想脈絡﹐下部落實於陳映真、黃春明、王禎和等小說的實際批評。陳不是第一個寫鄉土文學博士論文的人。1986年德州大學林茂松也作了同樣題目﹕Social Realism in Modern Chinese Fiction in Taiwan。

普林斯頓大學Yip, June Chun 1996年剛完成的Colonialism and its Counter-Discourses: On the Uses of "Nations" in Modern Taiwanese Literature and Film不只涉及台灣文學﹐更加上台灣電影。作者從兩個文化運動﹕七十年代的鄉土文學運動﹐與八十年代的台灣『新電影』浪潮﹐分析黃春明、侯孝賢等﹐如何在作品中運用『國家』一詞的觀念﹐如方言的採用﹐對過去歷史的處理﹐來建構台灣獨特的文化認同。作者是從『後殖民主義』﹐國家主義(nationalism)﹐及第三世界文化論述﹐如Mikhail Bakhtin Walter Benjamin等提出的批評論述﹐來探討上述的問題。

最後﹐還有一篇同類的論文﹐刊登在1995底《中國文學》(CLEAR)應當一提。Angelina Yee寫的『楊逵論』--“Writing the Colonial Self: Yang Kui's Resistant Texts and National Identity”。不像台灣一般本土派評論者總把楊﹖簡化成『抗日作家』﹐而忽略殖民地文人有其複雜的一面。本文檢視楊逵如何在『國家認同』問題最嚴重的歷史時期﹐建構他個人的自我追求﹐把一位作家的『文本』和其政治活動﹐互相對照觀察﹐是這方面研究的佼佼者。

★ 總結第二階段

與前一階段相比﹐九十年代美國出版的台灣文學選集相對減少﹔除了主題的多樣﹐博士論文的數量也明顯增加﹐顯示台灣留學生﹐或對台灣文學有興趣的研究生日益增多-這批人不論以後在國內國外﹐都是台灣文學的生力軍﹐也預示這個領域將有更好的遠景。另外﹐前一階段的學者﹐台灣文學研究多半是他們的『副業』﹐好些學者是為了參加研討會﹐才偶一為之。九十年代開始有了台灣文學研究的『專業』教授﹐需花費數年精力﹐才寫出一本有關的研究專書﹐這些都不妨看成是此一領域的光明面孔。

從整個漢學界來看﹐其實台灣文學作為『台灣文學』的面目卻越來越模糊。若前個階段是『中國現代文學』的代替品﹐在後一階段﹐既然『真正』的中國文學已經出現﹐代替品當然就該消退。台灣文學於是退居為『第三世界』的一份子﹐以模糊的面目﹐作為個別地區某一文化現象﹐作為支持西方第三世界文化理論、後殖民理論的個別『例子』或『注腳』。

九十年代海外的台灣文學研究﹐比較台灣本地正在起步的相通的領域﹐如果說有什麼缺點﹐應該是研究者對西方理論的隨手套用﹐不管理論與實際是否搭配﹐合不合身。西方新理論一波接一波﹐研究者就像趕流行似的﹐深怕自己落伍。但常常是西方理論吞經太多﹐相關的台灣資料或文本又消化得太少﹐因此生產的論文總是東引西引﹐看起來不免『頭重腳輕』。近兩年﹐現代文學研究的論文趨勢是﹐越來越不見『文學』的主體性﹐不是進入『後現代』『後殖民』﹐就是先論述『國家認同』『文化意識意圖』﹐一切文學作品﹐似乎只知道這些理論用的『配菜』﹐只是為證明這些理論『很有道理』而存在的。果真如此﹐作為『文學』的主體性豈不逐漸喪失了。

1. 在美國組織的『台灣文學研究會』目前已宣佈解散。出版有論文選集《先人之血﹐土地之 化》﹐1989年台北前衛出版社。

2  Twentieth-Century Chinese Storiese. 收入白先勇、水晶、聶華苓、張愛玲等八家小說。

3 論文收入《戰後台灣文學經驗》頁24﹐台北﹐新地文學出版社﹐1992年出版。

4 見台北聯合表副刊1979年3月18日焦雄屏的報導。

5 林瑞明﹕〈國家認同衝突下的台灣文學研究〉﹐收入《台灣文學的歷史考察》頁80﹐台北﹐ 允晨文化公司﹐1966年出版。

6 同上註九﹐頁91。

7 本文收入哥倫比亞大學1995年出版的Expressions of Self in Chinese Literature一書。

8 高序原文是"Pai's Taipei characters fill out an earlier and not unrelated chaper in the "trouble-ridden" history of contemporary China" (Editor's Preface, xiv)

9 本文中譯又收入《夏志清文學評論集》﹐台北聯合文學雜誌社1987年出版。

10 關於台灣小說的各種英譯選集﹐王德威的〈翻譯台灣〉一文﹐詳細介紹了截至90年代止在美 國發行的八種小說選集﹐收入台北麥田出版社的《小說中國--晚清到當代的中文小說》。 本文引句來自該書363頁。同篇另有以英文寫成的"Translating Taiwan: A Study of Four English Anthologies of Taiwan Fiction"﹐收入Translating Chinese Literature一書﹐ Indiana大學出版部1995年出版。

11 Exiles at Home: Short Stories By Chen Ying-chen, University of Michigan, Michigan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1986出版。編譯者Miller的原文是"Given burgeoning American interest in mainland China, perhaps it is not surprising that Taiwan has been    overlooked in recent years."

12 The Butcher's Wife﹐由葛浩文與Ellen Yueng合譯﹐1986年加州柏克萊North Point Press出版。Crystal Boys﹐1989由舊金山Gay Sunshine Press出版。

13 本書出版者是紐約Feminist Press﹐1991年。

14 1985年由Ohio University Press出版。

15 Michelle Yeh﹐New York: Yale University Press﹐1991年出版。

16 王德威『現代中國小說研究在西方』﹐收入麥田版《中國小說》頁402。

17 Sung-sheng Yvonne Chang, Modernism and the Nativist Resistance: Contemporary Chinese Fiction from Taiwan, Duke University Press,1993.

18 Chen, Ai-li The Search for Cultural Identity: Taiwan "Hsiang-Tu" Literature in the Seventies, 1991.